老铁兵陈其亮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9-10-18 【字体:

    “喂,老陈吗?”“咋了?余经理。”“我们工区这边的电线杆被大风刮倒了,机器动不了,没法施工了,麻烦你赶快过来帮我们看一下吧。”“好,我马上到。”

    这是老陈工作中的常见场景。这个紧急的抢修电话,让正在吃午饭的他迅速放下碗筷,火速赶往工区。在电力设施前经过十个多小时的“摸爬滚打”,他用自己的高超技术和辛勤汗水让施工机器又开始转动,灯光再次照亮整个工区。

    老陈名叫陈其亮,是五公司城开项目部的一名电工,由于和蔼可亲,热心助人,同事们都亲切的叫他“老陈”。他1978年从湖北老河口参军来到铁道兵六师二十九团,成为一名光荣的铁道兵战士。从那时至今,老陈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山川河流,从兖石线到京珠高速再到杭长高铁、渝怀铁路,以及如今的城开高速,他参加了十多条铁路和公路的建设任务。从物资到设备,他涉及几乎所有的项目岗位,个人的成长历程与祖国的交通事业发展深深交织在了一起。

“我不怕苦,因为有好多铁道兵战士陪着我”

    “记得在修兖石线的时候,有天晚上,大家伙儿吃完晚饭后就上工地开始干活。突然下起了暴雨,但我们大伙还是该挖的挖、该挑的挑,丝毫没有受大雨影响,就当洗个澡嘛。突然,这个时候,山上滚落一块大石头,弄伤了好几个人。大家马上把他们抬到驻地去,看到战友血流不止,急需输血,都争抢着为他们献血。他们受伤行动不方便,大伙都争着想要照顾。战友间的情谊就如亲兄弟一样。”老陈回忆起过去那些峥嵘岁月,激动地说到。

   “三四十年前,铁道兵几乎承包了所有的国家重要建设任务,那会儿没有民工,他们自己就是施工员。混凝土自己搅、岩自己凿、废渣自己挑、钢笼自己造……都是体力活儿,不像现在用各种器械可以分担重担。我们常年住在深山峡谷,荒山野地,一个个简陋的板房,就是流动的家。”“在大西北,由于风大,板房被刮的咯吱咯吱响,饭菜也经常掺杂着沙石;在东北,大半年都是天寒地冻,手脚都冻僵了,干活使不上劲,回到宿舍满身都是冰梭子。日子虽苦,但周围的同事、战友,没一个喊苦喊累的。那会儿就想着早点把路修好,为处里争得荣誉。”说起苦日子,老陈神采飞扬,脸上洋溢着幸福。

    施工条件如此艰苦,这么多年老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呢?“刚开始也是想着在单位上能赚点钱养家糊口,跑了那么多地方。但看到有些地方老百姓确实很艰难,出行十分困难,我们到了以后,很多地方通了路、脱了贫。看到百姓脸上挂着的笑容,渐渐地就感觉到自己所干的这份工作承载的不一样的涵义,到后面就一心想着要把活干好,为了国家和百姓尽自己的一份力。”

“只要能帮得到的,尽管叫我”

    “老陈啊,我房间的灯坏了,麻烦您帮我修一下。”“老陈,我这个冰箱不制冷了,你有空来帮我看看。”“老陈,我这门的锁芯坏了……”老陈虽是一名电工,却常常干着“副业”,他性格直爽,乐于助人,只要哪里有需要,他都会伸出援手。

    “他有事没事就会去工地转转,隔三差五检修电力设备,保障用电安全。他还喜欢带带刚参加工作的新人,现场教授自己的经验,告诫大家哪些地方不能进、哪些器械不能碰,充当各类器械使用的‘活说明书’。”2018届新员工姚坤昌对老陈满是赞美敬佩之词。

    老陈的生活很有规律,无论在哪个项目,也无论春夏秋冬,工作再苦再累,他每天早上都会提前起床打扫室内外卫生,按时吃早餐、上班。他的宿舍和办公室各类物品摆放整齐有序,床上被子每天叠得方方正正,还像当兵时一样的风格,几十年如一日。

    听老陈以前的同事说,在担任物资部长时,他为人正直,做事公开。项目刚上场,供应商打招呼托人情的不少,但他总是实话告诉对方:物资采购要公开招标,任何人都不能私自定中标单位。他精心编写标书,积极筹备,严格按招标程序办事,不讲人情关系,注重物资质量、价格和物资供应保障。他洁身自好,不占公家的便宜,多次拒绝材料供应商的吃请和礼品,用自己的品行树立了物资人员的形象,清廉的作风受到同事、业主和监理单位的交口称赞。 

“常年工作在外,我对家里有愧疚”

    “记得有次工程赶工,当时我正在搅拌混凝土,突然背后有个人拍了下我的肩膀,转身一看,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原来我的一家人一下子全出现在我面前,就跟做梦一样。我立马丢下手中的工具,顾不上身上的泥垢,和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说到这,老陈不禁哽咽。“刚开始家里不理解,老在外面跑,家里怎么办?不过这么多年,他们也理解了。现在一年也没回家几次,节假日别人都是全家出行,其乐融融,我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他们虽然没说啥,但我感觉自己亏欠家里不少。”说起家里,老陈满脸愧疚。

    常年在外,栉风沐雨,夏顶烈日,冬抗寒风,都会勾起老陈的乡愁。没有谁不念家、不想陪伴父母、不牵挂孩子妻儿,但由于工作的繁忙,老陈有时候过年都无法归家。在过去没有移动通讯设备的年代,和家人在电话里说说话都是奢望。想家了就埋头苦干,把自己淹没在烟消弥漫的隧道里,悬于高耸入云的大桥之上,挂于深邃的峡谷之间,用自己身体的疲惫不堪来掩饰心头的思乡之绪。

    “孩子大了,很多事情不用操心了,可以腾出更多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事。现在年龄大了,很多活干不了,但骨子里那份为单位付出的决心还是在的,只要单位需要,我随时准备就位。”老陈笑呵呵地说。

    几十年里,老陈始终如一,从未忘记作为筑路人的初心,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保持着饱满旺盛的干劲。他从点滴小事做起,在平凡中履职尽责,激励着年轻的铁建人不断攻坚克难、砥砺前行。(文图/王德委 吴廷贵 图/吴廷贵 审稿/何安久)


高温下检查配电设施


登记电力巡查记录


义务安装净水器

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