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上了成贵高铁的动态检测试验车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9-11-13 【字体:

杨 琪

  昨晚8点半,走出会议室。月光拉长了身影,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这张红色的动态检测试验登乘证,复杂的心情难以言喻:这就是即将要结束了吗?

  历经三个项目,参加过多次激动人心且壮观盛大的开工典礼,看过了无数个贯通喜报。仔细想想,却似乎从未有机会乘坐过自己参与修建的铁路,即使它们都已经开通运营了。

  成贵高铁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了特殊意义的项目。在这里我进入了妈妈与工作岗位双重身份的并行时期;在这里我即将第一次乘坐自己参与修建的高铁项目的动态检测试验车。虽然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号”,但是它在我参建的高铁线路上真实地跑在了“和谐号”的前头。

  带着复杂的心情,熬过漫漫长夜,终于迎来了今天的曙光。挂上乘车证,与项目书记、工程部长一起出发,前往贵阳北站,在站内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带着忐忑和不确定登上了成贵铁路动态检测试验车。从第一节车厢进入,透过半开的驾驶间,两位工作人员正在低语讨论面前那张A4纸上的内容,似乎是关于今日行程事宜。慢步走入车厢,和平时乘坐的“和谐号”基本没有区别,只是少了些乘客,多了一些电脑等各种设备。我们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车厢坐好,和旁边的同事聊起天来。

  检测车缓缓驶出站台,远处的山慢慢映入眼前再缓缓的退到车后。耳侧传来低语“马上就要到我们修建的线路管段了。”约700米的猫跳河特大桥还没来得及看清,列车就穿进了长冲破隧道。一明一暗相互转换间,浮现在眼前的似乎是6年前那绵延不断的大山,郁郁葱葱。6年,是一个不长但也不算短的时间。听最先来项目部报道的同事说起他来时这里的景象:两米宽左右的村道,散落在各个山脚的村民,面带讶异和好奇围观着他们这一批外来人员,各色声音讨论着,说的是他们听不懂的方言。

  后来数不清的施工者披荆斩棘踏入这深山,他们带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气势开始了这6年的施工建设。成千上万的工人,承担着自己的责任,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帮助当地人实现了走出大山的梦想,缩短了原来贵阳至成都近20小时的归家路。

  列车穿出隧道后缓缓停下,透过车窗我眺望着远处山顶的云雾,6年的建设工作就要缓缓落幕了。“到终点了!”旁边同事低声和我说道。“前面的成都段已经开始运营了,估计现在休整一下就准备开回贵阳北站。”我转头看向这位在成贵项目部待了5年的工程部长,一个亲身参加工程施工的建设者,此刻他在想些什么呢?我低头问他:“你坐在这个检测车上是什么感觉?”他淡淡的回了一句:“仿佛一切都是昨天的事,也许以后很少有机会再坐上这条成贵线了。”

  话音刚落,检测车已缓缓启动往回开了。不像我们平时坐的“和谐号”,这辆列车往回开时没有调转座位,眼前所见画面开始统一渐渐倒退,如同拖动视频回放一般,一帧一帧的向后倒退,没有痕迹的倒退,退到我们最初来的地方,没有了崇山峻岭的阻隔,只留下那条通向远方的铁路。

  时间是最好的橡皮,它能擦去一切痕迹。多年后,也许在当地只会流传下一段故事,那故事的开头就是“听说当年来了很多建设者,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修成了这条成贵高铁”。


作者:贵州省贵阳市 四公司成贵铁路项目


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