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为人父,方懂父爱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9-08-28 【字体:

安正林

    上个月的一天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儿子持续高烧不退,县医院诊断为恶性败血症,白细胞22万+,情况非常严重恐危及生命,医院条件有限无法治疗,必须紧急转到武汉,怎么会这样啊?”电话那头的妻子一边哭一边说,我听得出她已六神无主近乎绝望。

    电话这头的我也是慌乱的举足无措。但不得不假装淡定安慰妻子,让她保持冷静,立刻联系人送孩子去武汉的医院治疗。同时一边寻朋问友找儿科方面的专家打探病情和治疗方法,一边跟领导请假买票赶往武汉。

    从十堰到武汉,一路上魂不守舍焦急万分。我实在是亏欠孩子太多,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孩子自从投胎到我们家就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在东北孕育,在武汉养胎,后来又随我去了珠海直至生产,几张医院的产检单就纵穿了中国南北,小小的生命还没面世就随我四处飘荡。妻子怀孕时我就很少陪伴,而儿子自从出生我也只见了三面:第一面是出生的时候,陪了七天;第二面是过年的时候,陪了14天;没想到的是我们父子第三次见面会是在医院。

    人有时候遇到事情总会往坏的方面想,孩子又是父母的心头肉,所以我真真生怕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想着想着就心疼万分,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急涌。车厢里那么多人又不能放声,于是就走到车厢的后头偷偷抹眼泪。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住进了观察室,医生初步诊断为急性肾炎,但因为指标过高孩子太小,不容乐观,紧急安排了住院,并下了病重通知书。孩子静静躺在儿童床上,见着我有一些陌生,小脸蛋烧的红扑扑,精神蔫蔫的,那种心疼心痛的感觉再也无法控制,和妻子我俩抱头痛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们真的怕失去他,失去我们的孩子。

    接下来就是在医院接受各种治疗,我和妻子成天成宿的守着他陪着他。90后年轻的父母都是温室里养育的花朵,独生子女这一代都是“四二一”式的家庭,养尊处优惯了的。而对于自己的孩子,我们再也顾及不到什么舒适不舒适了。怕他跟别的孩子交叉感染,我们给他住500多块一天的病房单间,而我和妻子连8块钱的床位都不舍得租,困得厉害了就轮班打地铺休息一会;抱着孩子爬上爬下做检查,有时候电梯挤不上去,就抱着他爬16楼,中途需要换手好多次;晚上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给他量体温,要不停的给他擦拭身体物理降温,每隔三个小时要给他接尿;看着他的头上脚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真恨不得这千般万般的苦由我替他遭了。

    老天眷顾,到第四天的时候孩子的指标终于回落,病情开始像好的方面回转,第七天的时候高烧退却,第十天恢复如初可以出院。虽然病因未查明,有可能反复,但这一刻他是健康的,天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的,我们无法免俗也不愿免俗。

    作为孩子的父亲,我对孩子心甘情愿掏心掏肺。念及此,我的父亲对我又何尝不是?在他们那个年代,农村劳动力生产水平不高,物质生活也比现在艰难,养一个孩子极为不易,更别说供养一个大学生了。我想就算用以命养命来形容也不为过,用父亲的命来养我的生命,用他节衣缩食换来的血汗钱供我成长。

    小时候有病了,是父亲背着我走十多里的路去镇上看大夫;每次打工回来,他总想着给我带点小玩意逗我玩乐;父母平时在家顿顿饭就是馒头稀饭就咸菜,但我每周放假回家的时候,父亲都会张罗一些肉食让我吃的好一点;他一身旧衣穿了好多年宁愿缝缝补补也不愿买新的,而是要把钱攒给我让我穿的体面一些;他对自己精打细算牙缝里省下来的钱都打给了我,让我的生活宽裕一点,让我在同学中能不那么卑微,让我能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学习上。

    这就是我的父亲,这也是全天下的父亲。我们所有看起来的岁月静好,是因为父亲在替我们负重前行,顶在我们头上为我们挡风挡雨。这就是父爱,这也是全天下的父爱,实实在在,真心温暖。是我当为人父后,方读懂的父爱的伟岸厚重。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停不下对父亲无尽的思念。


作者:广东珠海 二公司珠海项目


万博manbetx官网